就让风和雪花就此散场吧

晚上从小熊家里回来,北京晚上的风总是会把人吹到衣服里面去,像小学时候那个学的课文里面那个套子里面的人(大概是这个名字,不知道为什么写这句话的时候有种小学作文开头的既视感,换一个称呼突然觉得好邪恶,《套子里面的两亿人》)。回到家脱了大外套,屋内的温度比外面高很多,房间里面安静的像刚刚闹过鬼。走进洗漱间摘下眼镜,眼睛小成一条缝。刷牙的时候抬头看了看自己,嘴角的泡沫像是一个刚开场小丑要说话的样子。打开微博刷到Zach转发的微博。

——是一场关于说走就走的旅行么?

是关于MOON工作室里面的一场长途旅行,大巴车,从南到北,像极了多年以前想要实现的愿望。我们想要走上一场永远没有归途的旅程,开着大巴唱着歌晒着阳光或者是吹着冷风放荡在路上,夜晚升起一堆篝火,在路边扎好了帐篷,有风吹过,有雨淋过。因为在下雨天摔了一跤,衣衫狼狈的走进了一间摇滚歌手的练习旧工厂,摇滚乐队的主场说今天我们又来了一个神经病哈哈哈。

昆明也,大理,丽江,香格里拉,泸沽湖,大巴车,有会唱歌的小男生,有吹口琴的小女孩儿,一路上只顾着拍照的傻逼,还有很会抱怨却会把大家照顾的很好的处女座。他们的要求是什么,会倒立,会写故事,女汉子,单身狗,屁股大,帅/美,处女座。哈哈哈哈,听起来就像是一个关于爱情的玩笑。

刷了牙之后洗了一把脸,时间好像从沸腾中安静下来,冷光灯从头顶照下来,脸色苍白而虚弱,我打开手机看了一下这个月没有还款的信用卡账单,想起了上个月交房租的时候管同事借的两千块钱,然后想起了周五的时候还没有完成的工作,下周需要做的事情,以及奔忙在北京城里,来来往往的人群和车流,顶着寒风上班的人,在雾霾里面走进又走远的人。

——有时候甚至于会怀疑,我,还有这个世界上的另外一些人,到底是不是生活在同一个世界里面。

事实上我从来没有来过北方,他们说北方的冬天有厚厚的积雪,人走在路上耳朵会被冻掉,一个男孩儿尿尿的时候,还没到地上就变成了冰。然后我开始了我在北京的第一个冬天,在零下2,3度的情况下,只穿了一条牛仔裤却依然觉得还好,有一天和一个北方人聊天,她得知我竟然没有穿秋裤之后觉得特别诧异,她说你不会觉得冷吗?我穿两条秋裤都觉得冷。我说我觉得还好啊,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冷。有时候甚至会觉得比四川还要暖和很多。是的,比四川要暖和,除了刮大风的时候。

公司里面有一片湖,之前问公司的实习生湖在冬天的时候会结冰吗,她说当然啦,有的公园还会开放滑冰车的事情,我说是吗那一定得去试试。然后会尝试着在湖的冰面上走走,再走走,保安会过来警告说有危险快起来。多几次之后觉得其实也并没有那么神奇,平静的湖面变得更加平静了而已,还有更加平静的生活和离陆地越来越远的岁月。

加入要细数一下现在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呢?妈妈会时不时的打电话问我在这边过得好不好,钱够不够用之类的,每一次都会得到满意的答复,事实上在这边过的也不差,吃饱喝足的样子,偶尔还会去外面吃点火锅麻辣烫的东西,只是越来越觉得生活变得狭小而修长,莫名其妙的形容词,大概的意思是觉得越来越孤独和无理取闹。有一天出去拍照的时候,住的地方外面有一片大的拆迁区域,一大片一大片的荒草与空地,对,就是像成龙校区外面,九芝堂再往前面走,靠近那篇玫瑰花园,我们以前经常去的那个地方那些空地一样的地方,只不过现在我是一个人站在这里,偶尔路过的流浪狗会远远的看着我,要是他们运气好的话,我身上会带着火腿肠。可大部分的时间里,都是一个人,没有车,没有风,没有散场时候奔走的人群,在北京的蓝天下,看着周围如同岁月的被拆掉的砖墙和瓦砾,偶尔感叹一句

——真是孤独啊。

我曾经想要养一只猫,那种在心情不好的时候会试图糖在你怀里,出太阳的时候会在窗台上躺着晒太阳,偶尔会和棒球嬉戏打闹,甚至于会去看看阳台上的植物,再后来离开家之后再也没有回来的那种猫。为什么故事到结局的时候总是没有美好呢?这个问题我到现在也没有想明白。我去浇花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