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午后


(一)

午后店里很安静,来了一个朋友,本地的,最近很闲,想和我聊天,他坐下来,主动洗杯泡茶。

他把功夫茶泡得非常精致。一边冲泡一边告诉我说,茶水来回成线流出叫“关公巡城”,变成一滴一滴这叫“韩信点兵”……我看着他的手,细纹丛生,水份不足,悄悄判断,他应该是五十岁的样子。

“你在想什么?”他递给我一杯茶,问我。

“想一段往事,”我说,“想起了一个人。”

“往事回味,无色无味。”他说,“还不如眼前这杯茶。”

恰是眼前这杯茶,让我想起了一个人,一个人走茶凉的故事。我打开全民k歌,一边听狂妃版的千年绝唱花溅泪,一边寻索和歌曲差不多相配的心情,在那种心情里回忆那个渐渐远去的身影……

也许有人正在期待我应该用小说或者故事的形式将那段往事抖出来……对不起,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累了,就像兴奋过后突然来的那种累,我什么都不想说了。

让一千五百字压缩成两百字吧。

可以用快镜——认识,熟悉,交往,互送礼物,偷偷拥抱,约会,故意忘记,假装生气,赌气,和好,思念,重新拥有,再次误会,再次生气,再次和好,约会,开始计较,开始三天不理,开始五天不理,开始坚持一周不理,一月不理,最后,删除,拉黑,解除,加上,等到心如止水的时候,最后发来一条信息:方便吗?来喝茶。

水已沸腾,来喝茶的人,却不是他。眼前的他,是另外的他。

回味往事,满怀心事。往事回味,无色无味,眼前这杯茶,已不是当年的滋味。但,有另外的滋味。

“你还在想从前”?他问我。听我讲完故事后,他关心故事以后的我。

“是从前追着我让我回忆。”我说。

“你就是说话吸引人……”他开始赞美我,他说:“估计你也很会很折腾人。”

“这个不矛盾。”我说,“我若不吸引人,就没办法折腾人,我若不折腾人,就有太多人会被吸住不肯走。”

“总有一人不会被吸住……”他说。

“那么也总有一人不会走。”我回答,绝不慢半拍。

他笑了。掏出烟,递支烟给我,我摆手不接。把烟收回去,他也不抽。

午后茶时光,丢开手机后,我和这个人在喝茶,对话,沉默,发呆。

不觉得尴尬。也不觉得沉闷。我们绝不谈天气,不谈行情,也不谈疫情,我们根本不想找话题,只想静静地,说心里最想说的话。

“谢谢你不看手机陪我说话。”他又绅士起来。

“也谢谢你和我说话的时候不抽烟。”我回答他,心想也绝对不能让他比我更有礼貌。

“和你谈恋爱应该很刺激,会不会?”他开始暧昧,笑容诡异。

“你会和一个不刺激的人谈恋爱吗?”我开始反问他,放下手中的茶杯,我去摸烟……

没有再回答我,他很自然地为我点火,他还是没抽烟,因为他要冲茶,茶水淡了,他看了一眼茶罐,我把新茶递给了他,新一轮茶水又冲泡起来。

从午后两点到四点,直到我的孩子来店里练琴,他快坐了两个小时,才意犹未尽地离开。

                 (二)

如果我说以上那个场景是我幻想的,下面这个午后才是真正我经历过的,你会不会相信——

整整一个下午,店里确实来了一个五十以上的男人,但是,不止五十岁,大概七十岁的样子,我叫他老叔,是我们的老客户。他确实坐在我店这里喝茶,时不时递支烟给我,而他自己并不抽烟。

他和我说了不少话,都是关于废品行情的。当他询问到有色金属一下子跌落很多的时候,非常沮丧,他说他过年前囤了不少铜和不锈钢,亏大了。

因为疫情,过年后他也没有搞到多少货。从饶平跑到汕头,又从汕头跑到饶平,两边都没生意可做,最后跑回汕头,来看看我这里的情况,看到我店门口的路还没修好,他也安慰我说,不要急,反正你弟那边有生意做,他生意做得大,不用怕……

我用最简单的手法,就着最廉价的茶叶,用最简陋的茶具,冲泡着功夫茶。他一杯一杯认真地喝着,叹息着今年的世界,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老板娘啊,我长这么大了,才见过这种的事啊!过年都不能出去走动,真是从来没有过啊!”

“是啊是啊!老叔啊,我也是长这么大,也从来没有经历过,开学的日期居然可以拖这么久啊!孩子们现在都上不了学啊!就是过去打仗也没有这样吧!”

我和老叔就这样聊着,没有聊的时候我就看手机,一看我不停地看手机,老叔也坐不住了,他起身告辞,临走还递给我一支烟,说搞到货了,他就会过来,行情稳定的时候,再来处理铜和不锈钢,相信那个时候,门口的路已经修好了……我说是的是的,那一定修好了。

我也起身,送他至门口,那个时候,已是下午四点,孩子的练琴时间到了,我拿起手机,在孩子的小提琴伴奏声里,开始了狂妃日记公众号里的日更………

               (三)

女人真的很可怕。我不得不告诉你,两个午后都是我臆想的。

明明一个人坐在店里无所事事,一整天都是一个人在喝茶,偏偏幻想出一个充满意境的异性对话场景,还有一个像真的一样的非常接地气的场面,其实这两个场景,都不存在。门口的路根本进不来车,除了来来往往修路的施工员,我这,疫情后根本无人登门。

我是气不过三生万物和燕子回归,她们两个不约而同地把一个梦写成了一整篇文章!而且还写得那么丰富那么完整……麻蛋,我做不了那么有条有理的像模像样的梦,没办法拿来日更,我幻想总可以吧?我一次幻想不了那么长,我幻想两次总可以吧?

耶!卑鄙地完成了两千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