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雪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嗜雪

多么想,

庭院深深

做雪中李白,

可惜——空想的是才华

多么想,

寒风刺骨

追宋濂求学,

可惜——空想的是现实


如今

天助我嗜学,

特送万千鹅毛雪

作此理解;

那么,

礼尚往来

天——飘雪三尺

地——嗜雪三丈;

而我

是不是也应该——

苦学三载

以此

向‘它’作谢


雪——学

只是说的能力者

窃实际,

可是

又有谁想

自己和人生仅有的时间

是否消耗得起

我们

又有那个资本消耗吗?

——no! no!


不知道

下一次的在见

是否成功

仅此一半而已,

2018

嗜雪邂逅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