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封(十三)偷吃西瓜

苏婉有些焦躁不安,大热天到处面试,嗓子都差点冒烟了,就是没公司聘用。

她皮肤娇气,经不起太阳暴晒。脸已红肿不堪,汗水随着脸颊,滴答往下掉,又痒又辣又疼。

实在受不了了,苏婉拿了一张招聘广告当扇子,找了个阴凉台阶歇息会儿。

一辆奥迪悄无声息的靠在她身边。里面的人观察她很久了,是江总。当初开口留人,如今开口赶人。他过意不去,把车窗摇下提示道“除了H市,你可以去其它地方试试。”

这是暗示得罪了H市的大人物,苏一舟蹭的站起来追问,“是谁,到底是谁啊?”

看着后视镜想要追寻确定答案的苏一舟,狠下心,走了。没办法,他真的得罪不起周家。张家是光明的有冕之王,这周家就是暗夜的无冕之王。这么多员工靠他吃饭,不能因为苏一舟,让所有人下岗。是的,为了利益,为了大局,自己屈服了。

江总闭上双眼,满脑子都是苏一舟伤心的泪,晒伤的脸,沙哑的声音,倔强的追着车跑的狼狈模样。

实在追不上,苏一舟累的筋疲力竭,有些头晕,估计中暑了,她得赶紧回家。

刑墨看着她恹恹的样子,心里有些得意,又有些不爽,不知道为什么,还有些难受。这周宁做事不错,效率高。心里不舒服是因为她不够惨?一定是这样,刑墨给自己找原因。

过了一会儿,刑墨发现苏一舟居然悠闲的吹空调、看电视、吃西瓜,这么惬意?

刑墨啪!把电闸弄坏了。

苏一舟电视没得看、空调没得吹,瓜也没心情吃。打电话让人来修,找了好几波,就是修不好。

不管了,工作要紧,先到附近的网吧把明天的招聘信息打印出来吧。

不知怎么的,到了网吧,碰哪台电脑,哪台电脑就出问题。

老板觉得太邪门,不好轰人。拿了一百元钱,请苏一舟这尊大佛移贵步。

刑墨悄悄的跟着,笑得打跌。

苏一舟没要老板的钱,其实她自己也不好意思再坐下去了,尴尬啊,破坏分子一样。自己手动一下,老板的脸上的肌肉就抽动一下。

老板看着人走了,赶紧查看苏一舟碰过的电脑,“今天这衰神,得花多少钱修理呐。”哪知道打开后,全部没问题,“怪了?”老板自言自语的把电脑再重启一遍。

用不了电脑,苏一舟只能往回走,一进门,没电没空调没风扇,家里跟热炉似的。她觉得全身无力,有些头晕恶心,晕晕乎乎的瘫在客厅里。

恍惚中,她看到了一个人,不由自主抱紧他的胳膊“妈妈!”

“哈哈哈。”今天碧昌虽然被修理了一顿,但是开心啊。邱泽被拔了毛,刑墨当了妈。

听见碧昌的嘲笑,“闭嘴,死丫头。”刑墨想把人扔回沙发上,苏一舟却死抓住不放手,只能由她。

“死不了了?力气这么大!人弄哪儿去啊?”刑墨问道。

“还不是你,暑热天,关她电闸做什么?”碧昌满满的不认同。

“那,带到雪山冷一下?”

“别别别,会直接冻死的,她是人类好吗?把电供应上,空调开了,凉下来就好了。”

“水,妈妈。”苏一舟哑着嗓子晃动刑墨的衣袖。

“我……”看着她红彤彤的脸,闻着全身的汗臭味。刑墨捏了捏鼻子,嫌弃道“水沟里掏出来的?”

“杵那儿做什么?没听见她要喝水啊!”这碧昌也太没眼力见了。

碧昌有些不适应,脑子里想的“不给她喝,会脱水死亡!”的严重说法没派上用场啊。

不知道苏一舟的水和杯子在哪里,干脆穿墙而过,把自家的温水倒了一杯来。

刑墨扶起苏一舟,让她靠在自己胸前,接过水杯。猛的灌下去,把人呛得不行,水撒得到处都是。

“你干嘛呢?”碧昌傻眼。

“喝水啊!”

“这么多,吞咽不及,会被呛死的。”碧昌有些哭笑不得,又倒了一杯过来。

“轻点,慢点。她是人类人类!很脆弱的,你别当她是山里抗造的小妖怪。”碧昌小声的提醒。

“行啦行啦,比养宠物还麻烦。”

“嘤嘤……嘤……”苏一舟眼睫毛轻微颤动,嘴里哼哼唧唧。

“她又怎么了?”

“走吧,快醒了。”

刑墨恋恋不舍放下西瓜,牢骚道“老子救她一命,就吃了两口,太抠门儿了。”

碧昌急切的拿着一只水杯,拉着刑墨,“走吧,小祖宗,醒来看见我们,要把人吓死啊!”

苏一舟身体平复了,手也慢慢的松开了,刑墨小心翼翼的把人放下去,把手抽出来,留恋的看了一眼只吃了几口的西瓜,真甜啊。之前苏一舟吃的时候,他就想尝尝了。

碧昌见不得刑墨的土味气息,拉着人道“一会儿给你买,给你买,要多少有多少。”还说是看过电视,了解过实事的蛟呢,这么眼浅?

苏一舟听见有人在耳边嗡嗡嗡,她睁开眼似乎看见墙里面镶嵌了两个人。

吓得一惊,翻身爬起来,墙里什么都没有,原来是花眼了。

“差一点就被看见了。”碧昌拍拍自己的胸口。

刑墨无所谓,大言不馋道“看见就看见呗,本少爷这个体态,在咱妖界可是颠倒众生的大明星!”

苏一舟看着自己胸口的西瓜汁、水渍,看着桌上被啃得惨不忍睹的西瓜,还有一只没见过的杯子。

她脑子迷糊的把杯子拿起来左右端详,怎么这些东西不对劲啊!

我记得西瓜没吃几口啊,我用勺子吃的,怎么滴到胸口了?

我喝水的杯子不是被打坏了,还没来得及买啊,这两天都用碗喝的,这杯子哪里来的?

难道自己用的房东的?也有可能,这个房东人不错,什么都是新的,样样不缺,所以自己一直舍不得搬走。

想通了,苏一舟心情就静下来了,心静自然凉!对,她发现凉爽了,不热了,有空调,有电,太好了。

苏一舟随手把西瓜皮扔了,麻利的把客厅清扫一下。

刑墨偷窥后很不高兴“什么意思,还没吃完呢,干嘛扔了,嫌弃我咬过?”

碧昌看他又要找事儿“拜托,人家以为自己吃的啊,谁知道我们去了?”

“哼,那还差不多。”

“我要是知道你啃了,扔得更快好吗?倒是眼尖,一手搂着苏一舟,另一只手也不闲的,还偷人家西瓜吃,头都差点埋里面,那汁水儿滴答滴答往苏一舟身上晕染,简直难民窟出来的模样。”碧昌暗戳戳的想象刚才的情形,贼嘻嘻的闷笑。

“你笑什么。”刑墨不乐意了。

“我笑你刚刚挺着急的啊,一个劲叫我,也不顾我重伤未愈?”碧昌突然想到这茬,一脸你怎么转性了的质疑。

“咳咳咳……”刑墨清了几下嗓子“骚狐狸不是才来宣读圣旨嘛,我都是为了你。不然,怎么会搭理她?死了更好,一了百了。”

看着嘴硬的刑墨,碧昌不再追问,总比自己提心吊胆好。

“完了。”碧昌突然惨叫一声“还有一只杯子没拿过来。”

“怕什么,她那秀逗了的脑子根本没反应,说不定以为是房东的。”还真被刑墨说着了。

刑修看着重伤回来的邱泽,前所未有的大怒,“刑墨不是禁锢了修为,你怎么弄成这样?”

“小少爷的修为是自己禁锢的。他要解开封印。我……”邱泽低眉顺眼的说道。

“哼,关了一千年,竟然比之前更恣意妄为!”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没一会儿,他们便看见在前面歇息的苏一舟。 碧昌赶紧按了一下喇叭,把车停在她身边喊道,“你是不是去H市啊?” “干嘛...
    潇湘客LM阅读 309评论 10赞 14
  • 刑墨在车里热醒了,他感受到了浓浓的供奉之力,那个女人,居然在附近。 苏一舟整晚都翻来覆去睡不着,眼看五点多,天已微...
    潇湘客LM阅读 418评论 13赞 14
  • 01 大家好,我是山机哥。 就是山机,你没看错。 我有一个梦想,就是领着弟兄们打家劫舍扶危济困铲奸除恶称霸一方。 ...
    廿七yoki酱阅读 142评论 5赞 3
  • 四大阅读理念 · 理念1 带着目的阅读才能学以致用 · 理念2 第二遍永远比第一遍更容易理解 · 理念3 阅读后回...
    务实正心阅读 101评论 0赞 3
  • GRE全球风险交易所已于4月上旬获得了得资本的机构投资。 了得资本是专注区块链领域的知名投资及产业机构,依托强大的...
    GRE全球風險交易所阅读 48评论 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