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懂日记:2020—02—09

好久没见宗叔了。

说是回乡下了。

宗叔是个退休干部,芝麻官,副科,但是他在江湖中很有威望,原因有二。

其一、他兄弟三个,他是老大,两个弟弟都很有出息,都算是县城名人,或从商或从政,并且各自的亲家又都是县城大户,一定程度讲,这就是县城版的显赫家族。

其二、他多才多艺,特别是吹一手好笛子,登过大舞台。

我们是骑友。

周日,老宋给我打电话,问我有安排没?

我说,没有。

他说,那咱去看看老宗吧?

我说,行!

我去接上老宋与老孙,老宋在执法部门工作,老孙在三甲医院工作,他们几个是老铁,都是濒临退休或已退休的,为什么有什么事都要跟我“汇报”呢?

就是标准的山东规矩。

做什么事,都不能瞒过领导。

我就是领导。(群主)

所以,无论私下有什么活动,都找我报备。

有意思不?

在山东,群主也是官,也有一定的权威性!

就凭这一点,你就知道为什么山东人擅长当官了?

因为,上下秩序好!

我对宗叔印象很好,主要是我觉得他是为数不多的文化人,跟他在一起,能聊历史,能聊地理,能聊音乐,不会跟你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而且也可以说他家是书香门第,他父亲就是镇上中学的老校长。

宗叔年龄不小了,比我爹还大四岁,虽然我跟他感情不错,但是毕竟有年龄代沟,私下玩的比较少,一般都是集体活动。

只有一次,就是我做酒的时候,被贴了封条,原因就是有人举报没有中文标签,没有中文标签是有原因的,就是有些酒是从法国整箱过来的,为了保证整个酒的完整度,故意不贴,因为箱子是钉封的,一开箱就无法复原了,毕竟我只批发不零售,最低起售是一箱。

标签我给放进了手提袋里,随箱一起发出。

这个事,理论上刘胜帮我解决是最简单的,酒是他供给我的,但是呢,我觉得让他来解决这些事,有些小题大做,本来很小的事,他再找个副省长帮忙……

我能接受最坏的结局,无非就是认罚,给钱就是了。

但是呢,我还有些不甘心,因为我这个不是走私,手续齐全,标签也有,这也是我做生意的基本原则,就是安全大于利润,只是被人吹毛求疵了。

这个事之后发货,为什么箱子我全给拆了?

就是因为这个事。

再漂亮的箱子,我也拆掉,然后换成顺丰的箱子发出。

我也觉得挺可惜的。

法国人是很浪漫的,那红酒箱子如艺术品一般,上面的图案全是烙刻的,越好的酒箱子越漂亮,但是不是我们理解的那种奢华感,就是普通的木头做的箱子,但是造型好,图案好,到了拉菲这个级别,全是扁平箱,更有感觉。

法国酒,整箱的包装就是木箱或纸箱,低级别的是纸箱,高级别的是木箱,没有所谓的单瓶或双瓶包装,更没有什么礼品装,这些都是中国人自己搞的,你若是问法国人,这酒没包装吗?他们觉得很惊讶,酒瓶不是包装吗?!

我就去找了宗叔,意思是能否帮我问问?毕竟与他专业对口,相关人员他都熟悉。

宗叔让我设个场,他来喊人。

现场说了一句让我很感动的话:小董这孩子特别优秀,我一直都拿当自己的孩子,青年创业不容易,该照顾的还是要照顾的,不是说网开一面,而是弹性执法,给他改错的机会,这跟走私还是两回事……

后来依然开了罚单,毕竟有举报就要有对应的处理结果,但是罚款额度很小,在可承受的范围内。

酒卖完后,我让会计把手续都注销了,酒水这个行业,外人看着很好做,其实在众多部门看来,完全是肥肉的角色,例如某BOSS在酒席上喝了一款酒特别可口,现场直接给自己熟悉的酒水老板打电话,给我弄几箱XX酒,多少度的,拿着酒瓶子读给对方听。

这也是我亲眼所见!

每个酒水行都会养几个喝酒不花钱的主,打电话就立刻去送酒,送酒的同时还要顺手在前台把单给买了,这叫会办事。

当然,BOSS不会白拿白喝的,该照顾的地方一定会照顾,该采购的还是会采购的,一切都是生意,老板又不是傻子,那又不是亲爹亲娘,为什么一接电话跑的比兔子还快?

就是因为有机会建立链接。

我做酒水的时候,只要打电话给我让我做副主陪的,名义上是喊我去吃饭,其实都是喊我去买单,我都是这么回复:场我安排在了XX饭店XXX房间,单我已买过。

你们直接去吃就行了,我就不去了。

咱作为买单者,是很容易体会到权力的滋味,我平时多牛B的一个人,被人一个电话就忽悠的跟孙子似的……

你不听话,就教你做人!

我们这点付出算啥?无非买个单,送几箱酒,几千块钱而已,到了一定规模的企业,都是直接一对一养人,管你全家衣食住行,甚至会为对方建立专属会所,报销你、你家人、你朋友在会所里的所有消费,不仅仅如此,年终还有企业分红。

我对这些,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也是为什么我坚决反对媳妇做烘焙店的缘故,只要与食品有关的领域,监管都是最严的,你知道有多少部门管着你吗?咱赚个三毛两毛的,没必要去为此而耗费自己的精力,喜欢吃蛋糕何必非开蛋糕店呢?

咱花钱让别人伺候咱不行吗?

为什么非去伺候别人?

最好的状态就是啥也不干,就读书、学习、健身,有情怀没处发泄是吧?你天天在家做就是了,做了没人吃,拿出去喂鸡!

一定要让自己保持清爽。

把大部分精力都用于学习、提升,而不是周旋、交际,做大量看似有意义而无效的社交,有什么意思?

你优秀了,所有人都是你的朋友。

整天忙于赚钱,那都是初级阶段,一个人把焦点从赚钱转移到成长或兴趣上时,是另外一个阶段,当再次转移到造福全人类时又是一个更高的阶段。

宗叔的村子离县城不远,20分钟的路程。

村子规划的也很好。

很现代。

宗叔的房子是个小二层,外面看着很普通,跟农户家的二层小楼没啥区别,一进去,那装修就是标准的都市别墅,主要是干净。

在日本时,我去过女生公寓,就是纯日本女生的,30来平,是济南一个男读者的女同学,我们一起去北海道玩耍认识的,给我印象最深的什么?

家里一尘不染!

哪怕是非常角落的地方,你看看,也是如此。

天天擦。

日本女人每天都要洗衣服,这个貌似中国女人也是如此吧,外套单独洗,内衣再单独洗,大部分发达国家是不允许晾晒衣服的,衣服一般都是烘干,公寓太小就需要去外面找投币烘干机。

在日本,四处都很干净。

所以,要说发达国家给我留下什么印象?

就是,干净!

当然,有些习惯还是会让我们一惊一乍的,例如会帮你脱鞋,她们的习惯动作是跪,仅仅是一个动作,没有过多的含义,但是在中国,跪是有特殊含义的,所以咱第一时间就觉得别扭,使不得,使不得,宝贝快起来,我自己来!

还有,就是日本人个头真的矮,女生个头更矮。

我还知道日本人很多秘密,例如一家人会共浴,爸爸妈妈闺女儿子,不要想的那么邪恶,日本人喜欢泡澡,泡澡水不是天天换,而是重复利用的,是需要先洗澡再进去,30平的小公寓都有个大浴盆,水是冷的,我还以为是热的呢,说是冬天会是热的,夏天就是冷的。

语言不通也能交流?

没问题,就是比划!

道德审判是需要有道德标准的,以我们的标准去看日本、看欧美,发现很多难以理解的事,例如父女共浴,《龙猫》里就有这个镜头。

在日本这个貌似很正常,我问过那个公寓女生,她是这么回答的,小学五年级就不跟哥哥、爸爸、爷爷一起泡了,因为身体有女性特征了,但是依然会跟妈妈一起。

放眼全球,你会发现,道德标准也是动态的。

从而会思考,是不是真的没有对与错?

应该说,没有绝对的对!

可能是我见识少的缘故,我觉得现在学习外语没有太大用处,英语是可以学的,但是不要过多地投入精力,校园内的学习已经足够了,至于日语、韩语、西班牙语这些二三线语言,不学也罢,原因是什么?

用途太窄,而且完全被人工智能所打败。

若是只是网上交流,用翻译软件没有任何问题,特别是GOOGLE版的,智能的超出你想象,我在日本认识的这个女生,回国后偶尔我们还发个邮件啥的,交流很顺畅……

上次,来过北师大一个老师,她就是教小语种的,她也是这个观点,过去小语种是很吃香的,要么进了大使馆,要么进了高校,包括她就是一个例子,但是现在呢?

一是饱和了。

二是智能了。

连外贸公司都不需要他们了。

若是求生存,工具版的专业是可以考虑的,例如医学、编程、土木、渔业、语言、师范……

若是求发展,那可以多选一些无用的专业,例如哲学、心理学、美术、音乐。

就是要考虑,你读大学,是为了饭碗还是兴趣?

为了饭碗,选饭碗。

为了兴趣,选兴趣。

我们读大学时,农村孩子就三选一,要么军校,要么医学,要么师范。

原因是什么?

三个最有身份的职业。

我们班还有考石油大学的,后来也是颠沛流离,偶尔同学聚会,大家就感叹,他那成绩若是考师范,不比他现在强多了?

在语言方面,我的观点是,学好中文更重要!

因为,未来是一个信息高度畅通的时代,文字更具有穿透力,你用英语写作的概率有多大?

几乎为0!

但是,你用中文写作的概率极大。

所以,要把这个童子功练好!

有生之年,你会看到,英语会退出高考,这个是必然趋势,经济强大带动的就是文化强大,现在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普通话都是第二语言了,上次我去澳洲,貌似一句英语都没说过,全是汉语。

两类父母对英语教学最重视。

一类,农村父母,总觉得会说英语是有文化的表现,例如我媳妇专门跑出去学过半年英语,现在走路动不动还说几句,但是我知道读错了,我也不纠正,一纠正她就会敏感的以为我在嘲讽她。

我媳妇给我娃报了多款英语学习班,在线的,一对一的,外教的,在我看来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一类,高层父母,他们的世界本身是全球化的,英语是基本通用语言,半年时间在国内,半年满世界飞。

教育不需要刻意!

按部就班的读书,英语不会太差,既不会耽误高考,也不会耽误读博,至于非要从小去刻意的培养英语口语,也没有太大意义,因为没有那个使用环境,最终还是屠龙术……

我在家说山东话,媳妇说四川话,你指望儿子说一口流利的英语?

他跟谁说?!

言归正传,宗叔泡茶给我们喝。

宗叔收藏了不少笛子,就在茶桌旁边的一个书台上摆着,因为笛子也是入口的宝贝,所以不会轻易拿来看看,只是近距离观察一下。

我问,宗叔现在还吹不?

他说,吹不了了,一吹两个肺就疼,晚上疼得睡不着。

我说,上次有个拉手风琴的,他跟我讲,之所以没学笛子是因为笛子对身体有损伤,这个是真的吗?

他说,出气量大,对气管是有一定的物理损伤,这个是真的,一般算是职业病,咱普通吹吹,问题不大,这种物理病变最常见的职业是玻璃厂的吹塑师,就是纯粹凭肺部力量把玻璃瓶吹起来。

我说,抖音上见过。

他说,这种人的腮都有青蛙的感觉,能鼓起泡来。

我说,是呢!

他问,想听不?

我说,不要,不要,你怪累的。

他说,再不听,没机会了。

坚持要吹吹……

我们纷纷拿出了手机,他吹了一首《姑苏行》,我特别欣赏这种有才华的人,总觉得头上是有光芒的,这跟我父亲是一个年代的人,可是一对比,就一个感觉,我父亲除了生了我,一无是处。

除了会种地,啥也不会。

老孙问,最近感觉好点了没?

宗叔说,越来越厉害了,经常一晚上睡不着。

老孙问,孩子知道了不?

宗叔说,没敢告诉他们,怕他们分心,我跟别人不一样,别人都吓得要命,我坦然接受,化疗都是我自己去打的,这就是老年病,到年岁了,能行就行,不行拉倒,我对自己这一生的评价是及格的,也没啥大的遗憾。

肺癌,中晚期。

我也是刚知道,老宋与老孙知道的早一些。

老孙说,我作为癌症一线工作人员,很难过,但也帮不上忙,只能强调一遍不要用任何中医药、偏方和保健品,正规的现代医学治疗才能最大限度保护你。

宗叔说,这些,我完全认同,娘们(妻子的意思)又是烧香又是拜佛的,我看到就生气,这玩意有啥用?还去算命……

老孙问,最近骑车了吗?

宗叔说,骑不了了,每天就沿这个水库走一走,浑身发虚。

宗叔给我一种很坦荡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刻意装出来吓唬病魔的,意思就是我不怕你,来就是了。

内心深处,应该是已经接受了。

去饭店的路上,老宋跟宗叔在后面聊天,我跟老孙走在前面,老孙的意思是没有手术价值了,已经权衡过了,也别去北京天津折腾了,一个结果,癌症样本太多了,虽然一线有一线的水平,但是仅限早中期患者,到了这个年龄这个状态了,就是被挑中了,就是早点晚点的事了。

我问,发病的原因是什么?

老孙说,癌症发病的主要原因就两个,一是人老了,二是概率问题,与健不健身,跑不跑步,骑不骑车,都没有丁点关系。

我说,纯粹是命。

老孙说,是的。

准确地讲,宗叔是我见过第二个如此坦荡的,另外一个是医学工作者,还是个名医,他是直肠癌,大烟大酒,压根就没在意过,所谓的大酒就是一顿一斤起,也是我们的骑友,我记得我写过,有天他复查说是没事了,为了庆祝一下,又喝了一斤。

前两天还在一起喝酒了。

他压根没觉得是个事,我还写过他一个理论,说很多亲戚朋友找到他,意思是做手术的时候认真点,就当自己人,他心想,要真是当自己人就好办了,糊弄糊弄就是了……

因为他们见多了,没当回事。

至于大惊小怪的吗?

骑友跟球友还是两个世界的人,骑车还是相对比较有档次的游戏,昨天我发了个朋友圈,我的淘宝年消费是69万,我说去发个炫富吧,接着大家的反击是什么?

1千万的,2千万的,最终有一个是5千万的。

不是我P的图,都是真人真事。

与职业有关,他们多是做电商的,本地做电商的,被我发展的差不多。

都骑上了。

后来,我发现应该是支付宝的计算规则有问题,因为1000万都算不上大额,而且很常态,是不是流水也计算在内了?

饭店就是村里的饭店。

但是这些饭店有个特点,太咸。

我跟宗叔讲,能否叮嘱一下少放盐?我不吃盐。

他说,我叮嘱过了。

宗叔的侄子来陪酒,拿了两瓶兰陵陈香,是2002年的,带一副扑克的那种铁盒装的,老酒了。

我结婚就用的这个酒。

宗叔主陪,侄子副陪,老宋与老孙一个主宾一个副主宾,他们俩都让我坐主宾,我不坐,因为我开着车,不喝酒。

宗叔提议自己也喝点。

老宋不愿意。

老孙说喝点喝点吧,喜欢喝就喝点……

先规定好量,四人两瓶,不多不少。

我负责给倒酒,监督。

侄子呢,听着年龄很小,其实也不小了,70后,是这个村的大BOSS,看穿衣打扮就知道了,有点城里人的感觉了,在前面有一家杀鸭场,投资700万建设的,说是早些年的时候,两年就能回本,现在效益要差一点。

我问,2020年,养殖行情如何?

他说,肯定全面进入亏损期。

我问,既然都知道要亏损,为什么不停一停?

他说,现在大型养殖场全是全产业链,从鸡苗到饲料到屠宰,这是一个庞大的机器,除非你永远不干了,否则必须要全程在线,赚也在,赔也在。

我问,禽流感之类的,有影响吗?

他说,其实没有影响,因为流水线养殖,从单季养殖期来看是亏损的,若是拉长到一年两年呢?是稳定盈利的,一年能养六栏,一栏扑杀并不影响,因为后续价格有弥补效应。

我个人觉得,让村里最优秀的人做BOSS是对的,因为他本身有钱,不需要贪不需要占,而且还可以带动全村经济发展。

这个侄子也不是亲侄子,应该是表侄子,能感觉到他对宗叔从骨子里的尊敬,宗叔这属于干部回乡,乡绅角色了。

酒席间。

前任BOSS推门进来了,带着一瓶酒,他在隔壁房间有招待。

宗叔急忙介绍。

先介绍了他,又介绍了我们。

这个前任在村里干了12年,说是道路规划、旧房改造都是这个前任BOSS推进的,是一个战功赫赫、口碑极好的村官。

但是,这个前任一看就是土八路,就是老农民的角色,说话、喝酒都是如此,只是咱不知道是平稳过度的还是明争暗斗的?当的好好的,咋让位了呢?

不过,前任和现任能坐在一起,很和谐,彼此格局都不一般。

敬了两杯酒,聊了一会天,走了。

两杯酒都是一口干。

走的时候,我们挨着一一握手,那就是一双体力劳动者的手,全是老茧。

饭毕,又去宗叔家里坐了一会。

院子收拾的真好。

花花草草。

真如他所言,这才是家,小时候的味道。

世上大多数人可能会认为最动人的是图像,一部分人可能认为是声音,还有一部分人可能认为是语言,其实,味道才是最有穿透力的,尤其是味道对记忆的触发。

所谓,好的文字是有味道的。

有些字,本身就是带味道的。

例如,麺。

有没有一股田野里散发出的天然麦香味?

这也是我向往的生活,有时我在想,倘若我单身,可能我就一直生活在农村了,虽然人应该往高处走,但是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家”的位置,就是生我养我的地方,那里构成了我整个童年。

人,生在哪,就是哪的人。

媳妇最近又迷上了炒房子,在四处咨询贷款事宜,想把我们家现有的房子都抵押贷款,然后去深圳投资,理由是什么?

欧神说的。

欧神说有两类男人是SB,一类是全款买房的,一类是研究股票的。

真巧,我全占!

然后有人问欧神,遇到这样的丈夫,该怎么说服?

答:用赚钱效应打他的脸!

这些,都是吃饭时,媳妇读给我听的。

我跟媳妇讲,人家女人能折腾的原因是男人不中用,赚不来钱,所以把女人逼出去蹦跶,你呢?钱都是我赚的,你为什么还不相信我?非去相信一个所谓的大神?

我们跟他们不一样。

她们是指望弄点房子,投机取巧,养家糊口,农奴翻身做主人。

我们呢?

我们本身就生活的有滋有味,零负债,为什么非去给自己套上枷锁呢?我本身就是个变数,若是我突然不想写了或不能写了,谁给你擦屁股?

你把所有都变卖了,也无力回天。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有人喜欢保守,有人喜欢激进,不能盲目地效仿,也没有绝对的对与错,他说的就是对的吗?我做的就是错的吗?

国家都在提倡降杠杆。

你再去加杠杆?

那是把自己往死里整!

只要是理财,老百姓就两个结果,理少了,理没了。

你不会是例外的。

既然承认我是一家之主,就相信我,你别去蹦跶了,别去听他们瞎BB了,他们咋不建议你移民火星?去了永远不回来那种,偶尔我们微信聊个天啥的。

听着风就是雨。

没有稳赚不赔的投资方式!

我们求的是安全、长久,而不是投机、博命!

我媳妇向往的是贵族生活,每年儿子过生日,都是要找最豪华的酒店,所以,每当临近过生日,我都要四处打听,哪家饭店最贵最好。

因为,媳妇要发朋友圈。

我们自己有私人会所,不行。

普通饭店呢?

更不行!

甚至,最好是能跨城作业,例如去青岛超五星去体验一把。

我是管不了她,只能纵容。

我觉得,要把日子常态化,你不能既天天过年,又问我怎么过年?昨天,她问我过年怎么过,有什么安排?

我说,咱不是天天过年吗?正常过就是了。

宁静才是最奢侈的玩意。

大家都在路上堵着,你在家睡懒觉,不好吗?

我们的日子都是很有规律的,早已去节日化了,何必非搞得不中不洋的,生活不需要那么刻意,就怕以后我们家境没落了,留给儿子的只有回忆,别看我今天是个流水线工人,我小的时候,我们家很有钱,我过生日都是在全城最好的酒店,找最漂亮的包间。

就跟孔乙己似的,逢人就说,祖上也曾阔过。

不仅仅阔过,貌似还姓赵。

被赵太爷拿鞋底掌腚,一边掌着一边骂:就凭你也配姓赵?!

哎呦~哎呦~

别打了,别打了,我不姓赵,不姓赵,我姓董!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能自己做的事,不要假借他人之手。 不然哪天没有人可依赖了,会变得很被动。 —————?林妹妹的神叨叨?—————
    若曦_190520阅读 13评论 0赞 1
  • 传送门 密码:laty资源临时 取消
    xzhuan阅读 140评论 0赞 0
  • 纳时秋已逝阅读 27评论 0赞 0
  • 转自《博美早读》: 生活从来不曾对谁网开一面,所以也没有谁的人生真的尽如人意,只是有些人在遭遇困难和挫折的...
    珺曦阅读 16评论 0赞 1
  • 目录上一章 善仁正想开口,眉头猛地皱起手捂住胸口。另一边上海巴浦码头第三层楼冷方房间内,煜九额头渗出虚汗极力压制着...
    蕊川仟生阅读 66评论 0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