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钢琴师》:如无退路 便向前行(一)

该篇影评有些长,还请耐心食用。。。。。


我喜欢的电影导演并不多,吉赛贝·托纳多雷算其中一个。


吉赛贝·托纳多雷


吉赛贝·托纳多雷,意大利人,导演,编剧。虽然他是一个意大利人,但是他很多作品比纯好莱坞导演拍出的作品还要好莱坞。


他是一个极具才情的导演,他的电影作品不多,但是每一部都诗意盎然,带着浓郁的浪漫主义风格和意大利的高级艺术感,像一本泛黄的旧诗集,韵味幽远悠长,让人沉迷其中。


在他的所有作品中,最为著名的是“托纳多雷时空三部曲”——《天堂电影院》、《海上钢琴师》和《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了。


其中,最为知名的是,《西西里的美丽传说》。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


但,他最优秀的作品,在我看来,当属《海上钢琴师》。



《海上钢琴师》是吉赛贝·托纳多雷1998年的作品,是一部优秀的音乐剧情片,原片名为《The?Legend?of?1900(1900的传奇)》,又被译为《1900传奇》,《声光伴我飞》。


《海上钢琴师》


用“传奇”二字来形容这部电影的故事并不过分,因为该电影中的主角,的确拥有着常人难以置信的传奇人生。



传奇人生需要一个不寻常的开头,主角的人生开头的确是很不寻常。


主角丹尼·布德曼·T·D·莱蒙·1900(蒂姆·罗斯饰,以下文中皆简称为1900)是一个诞生在船上却被移民父母抛弃的孩子,没有人知道他的具体生辰,只知道在1900年1月某一天,他被他的黑人老爹(比尔·努恩饰)在弗吉尼亚号头等舱舞厅的钢琴上捡到,并收养。



黑人老爹丹尼是弗吉尼亚号上的锅炉工,他跳脱不羁,乐观开朗,受人尊敬,是个心胸开阔的男人。



但是黑人老爹生活在社会底层,一生都受人奴役,深受上层社会白人的迫害,所以他憎恨富人,憎恨陆地上的一切,他把白人称作“大白鲨”。


他告诉1900,“弗吉尼亚号外面的一切都是坏的”。



在黑人老爹丹尼的悉心照顾下,1900渐渐长大,他也彻底融入到弗吉尼亚号之中,与厨师们、水手们、话务员们和招待生们,甚至史密斯船长组成了一个大家庭,过着温暖可人的船上生活。


传奇人生应该拥有一个传奇的天才,对的,1900拥有一个惊世骇俗的天赋。


1900的8岁时,他那平凡但温馨的船上生活,戛然而止——这一年,黑人老爹丹尼意外去世——1900再次成为了孤儿。


看着老爹裹着白布的尸体在众人脱帽致敬中沉下大海,1900很悲伤。



晚上,1900跟随月光的指引,踏着一阶阶满是铁锈和煤灰的阶梯,走出黑人老爹生前工作的锅炉房,来到头等舱舞厅。


在头等舱舞厅里,透过舞厅的彩色玻璃墙,他看到了他被弃养时放置的钢琴,在那个流转着迷光的华丽舞厅和欢乐舞蹈的上流人士之间响动着迷人的乐章。



这一幕,是上帝的钥匙,它打开了1900的某个不知名的门户。


然而,为了让1900回归到正常的生活去,史密斯船长决定把1900送到岸上的孤儿院去。



这一切都被1900偷听到了,他不愿意上岸,他只好躲了起来,以至于前来接他的警察在弗吉尼亚号上搜寻了整整22天,都没找到他,警察们只能作罢。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1900已经离开了弗吉尼亚号,为1900感到忧伤时,1900趁着夜色溜进了头等舱舞厅,敲响了那架钢琴。



优雅而略带忧伤的琴声悠悠,像一股幽泉流淌在头等舱,把睡梦中的上流人士都惊醒了。


他们跟随着琴声来到头等舱舞厅,舞厅空无一物,只有一身灰尘的1900在默默弹奏。



所有人都沉醉在1900的弹奏之中,他们都为1900的音乐天赋所动容,因为从来没有人教1900钢琴演奏,他无师自通,而且弹奏精妙绝伦。


1900是个钢琴天才。


但是,天才总有天才的烦恼——他的孤独没有人能理解。


1900常常一个人在深夜独自弹奏,他的手在黑白琴键上上下跳动,而他的神思却顺着他的目光飘忽到海面上,随着洋流飘向远方,去游历每一个城市。



他喜欢这样,因为懂得他的人太过罕有,而前来询问他心声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每当船靠岸时,那是1900最孤独的时候。


他常常在头等舱舞厅,或者三等舱的角落里,用着非正常的音调以常人无法理解的方式弹奏时,所有人都为他的高超琴技鼓掌欢呼。


但是,当弗吉尼亚号靠岸时,所有人大声呼喝着“America”,然后带着美国梦,争先恐后地挤向岸上。


他们把1900的美妙旋律抛之脑后,也把这个天才钢琴家遗留在船上。



也许是上帝都无法忍受让1900如此孤单,于是,小号手迈克斯·图尼(普路特·泰勒·文斯饰)出现了。



但可惜的是,迈克斯·图尼并不是真正懂得1900的人,他更像是愿意前来询问1900心声的人。


迈克斯·图尼与1900相遇在一个风雨交加的雷雨夜。


那时,图尼被弗吉尼亚号的晃动搞到呕吐不止,他连滚带爬地逃出舱室,要到外面透透气,却晕头转向迷了路。



1900出现了,他把图尼带到头等舱舞厅,坐到钢琴前,放开了脚闸,弹起了钢琴。



就这样,他们在如海浪的琴声中,跟着大海的摇晃,在金色舞厅中来回滑行。同时,图尼也看到了1900的惊人琴技,并被他的琴声深深折服。



两人交换过名字后,1900终于有了一个能倾谈心声的朋友,图尼。


听过1900的弹奏后,图尼鼓励1900走到陆地上去,去追名逐利,图尼确信1900神一般的演奏会让陆地上的人疯狂,1900一定能够功成名就,成为一代大师,并且赚得盆满钵满。



甚至,图尼请来了音乐制造商,为1900录制,希望能让1900一曲成名。



但是,1900始终没有答应,他多次拒绝图尼的请求,拒绝走上岸为城市里的人弹奏。



而且,在得知自己的音乐要被音乐制造商刻录成成千上万份卖出去时,1900抢过那张母盘,落荒而逃。



图尼不懂得1900的音乐追求,其实,1900对音乐的认知是极为纯粹的。


音乐就是这个纷扰的世界,音乐就是生活,音乐就是芸芸众生,音乐就是音乐本身。


音乐可以是世间的一切,可以是游离海上的梦境,可以是响彻在静夜里的低语,甚至可以是谋杀亲夫的老女人、沉溺于往事的中年人、看破红尘的妓女和偷穿礼服期待艳遇的三等舱乘客,但是,音乐绝对不可以是赚取名利的工具。


正是这种纯粹的追求,让1900冲破一切的条条框框,自由自在得活在弗吉尼亚号上。


正是这种纯粹的追求,让1900放弃在头等舱舞厅弹奏自己的音乐,他只在三等舱弹奏自己的音调,因为芸芸众生更接近音乐本身。


正是这种纯粹的追求,让1900目送那个意欲与他一争高下的爵士乐创始人离去,而后说出一句,“F**k?jazz,too”。


正是这种纯粹的追求,让1900放弃扬名四海的机会,坚决地把他的音乐留在自己身边。


……


这种执迷让1900一直活在钢琴天堂里,让1900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音符交织间得到升华。



最后,图尼放弃了,他明白了,1900不是活在俗世的人,他甚至没有国籍,没有生日,没有家人,对于陆地上的凡尘俗世,1900未曾存在过。


1900只能活在弗吉尼亚号上,这里是他的故乡,也是他的天堂。


图尼只能尊重1900的选择。


1900的决定总是让人赞赏,但是,执迷是有代价的。


天才总是比普通人拥有更多出神入化的不凡之处,而他们也丢掉了很多生而为人的平凡的幸福。


而1900丢掉的是他的爱情。


1900一共丢失过两次爱情。


第一次,1900的爱情丢失在甲板上。


就在音乐制造商给1900录音的那天,1900看到窗外的女子,帕多万(梅兰妮·蒂埃里饰)。



她的面容清丽而朴素,就像1900的钢琴曲一样干净;她那深邃得像海洋的眼眸,让1900的神思完全沉溺其中;她刚刚洗过脸,晶莹的水珠还在她脸庞上滑动,水珠滑过她光滑的腮,就像滑过1900的心弦。


这一切都让1900沉迷。



他想把那个从音乐制造商手中抢回来的母盘送给帕多万小姐作为定情信物,因为这母盘里刻录的是1900看到帕多万小姐时心潮的声音。


为了能在见到帕多万小姐时说出动人的语句,1900对着大相框的玻璃练习着表白的语句,笨拙得像个孩子,最后也没有说出什么妙句来。



而后,他又想亲自把母盘送到帕多万小姐的手里,但他始终没有勇气踏出那一步。



但是,1900不能停止对帕多万小姐的想念。


最后,在一个有月光的夜里,1900偷偷溜进了三等舱,去寻找帕多万小姐的床位。



他摸索在三等舱密密麻麻的铁床架间,终于发现了熟睡的帕多万小姐,只见她清秀的眉目在睡梦中微微颤动,鲜艳而细腻的唇跟随着呼吸而呼吸。


1900没忍住,偷偷地吻过帕多万小姐的唇,并在帕多万小姐惊醒前逃之夭夭。



在弗吉尼亚号抵达纽约、帕多万小姐下船之际,1900再也忍不住了,他奔跑向挤在人群中的帕多万小姐,却无法鼓起勇气表白,只敢让帕多万小姐代自己向老风琴手问好,他甚至连礼物都没有送出去。



送别了帕多万小姐后,1900彻底失落了,他掰碎了那张本可以让他功成名就的母盘,并把碎片都投进了垃圾桶。



这是,1900第一次丢失了他的爱情。


第二次,1900的爱情丢失在舷梯上。


突然有一天,1900对图尼说:明天,在纽约,我要下船。



1900的选择让图尼激动不已,他知道1900要到纽约城去找帕多万小姐,他把自己的驼绒大衣赠送给1900,希望1900能帅气的迎接来美好未来。


弗吉尼亚号驶入纽约港口的那天,1900踏上了舷梯,他的感觉良好,还穿着图尼送的那件大衣,风度翩翩,他决心下船,意志坚定。



然而,当他下到舷梯的一半时,他看到远处纽约城的摩天大楼鳞次栉比,烟雾缭绕中一望无际。



他看不到这个城市的尽头,就像他看不到欲望的尽头,如果他此刻下船,他将拥有一切,金钱,地位,爱情,房子,唯独没有纯粹的音乐。


他放弃了,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种有无穷无尽的选择的生活,他只能退回弗吉尼亚号。



这次,1900彻底失去了他的爱情,他也彻底地拥有了纯粹和自由。


这段传奇人生的最后,结局有点悲伤。


多年之后,来到美国发展的图尼失魂落魄地卖掉了自己的小号,却不曾想在乐器商店里发现了那张本已被销毁的母盘,还找到了那架头等舱舞厅的水平式老钢琴。



图尼抚摸着钢琴,怀缅着昔日与1900的岁月,却被告知弗吉尼亚号即将被摧毁。


图尼深知1900是不会离开弗吉尼亚号的,1900一定还躲在船上的某处,就像1900当年躲避警察一样。


图尼几经波折,硬是阻止了弗吉尼亚号的炸毁计划,并从乐器商店借来母盘和留声机,想借此说服1900离开弗吉尼亚号。


听着自己旧日的爱情,1900从阴暗的角落里走出来。



但是,1900不是来与图尼相会的,而是为了和图尼告别,为了向世界道别。


1900对图尼说:“你可以在有限的钢琴上,表达出无限的快乐来,这样才是我的生活。陆地?这对我来说是一艘太大的船,就像女人太漂亮,旅途太长,香水太浓,这支曲子,我不知道从何弹起。我永远离不开这艘船,不过,我可以结束自己的生命。”



图尼落泪了,1900已明死志,他无能为力了。



最后,图尼只身离开了弗吉尼亚号,去了城市的远方。


而1900依旧留在船上,在六吨半的炸药的爆炸声中,沉下大西洋,一代传奇已成绝响。


(一定要看第二篇,最重要的分析在第二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