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运行环境禁止了 JavaScript 的执行,请开启后重新打开该页面! 为了一个“元宝”,那一别便成了永别 - 绳月 - 澳门新葡新京

为了一个“元宝”,那一别便成了永别

小时候,我最爱过年。过年不仅会穿“花衣服”、新鞋子,吃很多平时吃不到的好吃的东西,还能去外婆家玩。

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八岁那年的春节,也是我最后一次去外婆家。

没想到,这一次发生了一件事,在我幼小的心灵播下了怨恨的种子,改变了我的性格,甚至影响了我往后十多年的人生。

事情的原由是这样的——

和往年的任何一个春节一样,我和妈妈一起高高兴兴地拎着礼去外婆家拜年。

同时,去外婆家拜年的还有几个姨娘。

这里要交代一下: 外公在我妈妈五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姨娘和我妈妈是同母异父的姊妹。

每年正月初二,姊妹几个都会不约而同地来到外婆家。

大正月的,图个彩头嘛,我们的习俗就是出门最少吃到两个“元宝”。所谓“元宝”,就是鸡蛋。这一年,也不例外。

刚到没多久,果盘端上来了,瓜子、花生、糖果…… 我抓了一点在口袋,跑门外操场上玩去了,顺带等着厨房锅内正煮着的甜酒和“元宝”。

没一会儿,大人喊我回屋内,大伙儿都坐好准备开吃了。

坐我旁边的是表弟,他已经拿起勺子。我也很兴奋地冲进自己的坐位,几乎在一瞬间,我的脸僵住了,立马通红。到现在,我都没想明白,当时的我为何反应如此强烈。

我看见我的碗里,竟然只有一个“元宝”,而表弟的碗里,却有两个“元宝”。

我羞愤难挡,一下子转身离去,跑到门外,眼泪就下来了。

大人都觉得莫名其妙,纷纷出来问我怎么了,我什么也没说。

妈妈出来摸摸我的头,我跟她说:我们回家,就现在,马上。我很急切,什么也不愿多说。

后来,大人们大概发现了问题所在,还跟妈妈说,今年鸡不怎么生蛋,不够用,心想我大一点,懂点事了,少一个,估计我能理解。

事实是,他们想得太简单了。

为什么不每人一个呢?为什么大的孩子就要比小的孩子享有的少呢?

要知道,每年拜年都要步行十几公里的山路,并不是为了两个“元宝”,而是为了看看外婆。

问题显然并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前面说了,姨娘是妈妈同母异父的姊妹。她的孩子是人,我也是人,外婆为什么要区别对待?我觉得很不公平,我不是为我自己,我是为我的妈妈感觉到委屈。

当时,我是这么理解的。

那时候的我,刚上学,懂得人生道理很少,也很纯真。我认为一切都是美好的,发现到瑕疵后,我措手不及,也不懂什么是饶恕。

妈妈拗不过我,也就吃过饭早早带我回去了,因为怎么劝我,我也不愿回头踏进那个门槛。

若干年后,我南下广东回来,听妈妈说,外婆经常问起我,后来患了老年痴呆症,到死都在念叨着我的名字。

其实,我早就原谅她了,可是,她并不知道。

我总想着,等混好了,风风光光地去见她。但事与愿违,计划总赶不上变化。我还没来不及说声对不起,她已经等不及走了。带走了我童年的记忆,也带走了儿时的年味儿。

虽然外婆不在了,但我还是想对她说声:对不起!原谅我!我也没曾想,这一别即是永别!

拜年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