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带

沙河镇上有两朵花,一朵早早做了老万媳妇已经结了硕果,另一朵却只是含着苞欲放不放迟迟没出嫁。不知情的人都瞎猜,知情的人就都替她婉惜。

? 她的上边有两个没说上老婆的哥哥。

? 她不但模样长的好,脾气心眼也好。初中毕业百里挑一她考上了县高中,她爹却断了她的后路。学校老师来家里做她爹的工作,对她爹说:“你闺女可是块上学的料......”,老师的话还没说完,爹就打断了不让说,灭了老师刚给点着的烟说:“家里没人干活呢!”

? 她就在一边看着,听了这话,再看老师无可奈何,就转了身子去喂猪,两行泪悄悄地流出来。

? 她终于给大哥换回一个媳妇。大哥结婚的日子她也该走了。头一天晚上,她就把自己锁在屋里,把所有的人都挡在门外,只听她在屋里悲天恸地地哭。大家猜不透她想什么,担心她会想不开。和她最要好的老万媳妇被叫来,挤在大家的前面,隔着门劝她好死不如赖活着。她听出老万媳妇的声音,就说:“姐,你还不知道我吗?我不死,我要是死了俺哥不就落一场空?”说完自己也就不再哭了。

? 大家面面相觑,想一想她说的也是理。明白这个理了,她也就不会再有什么想死的念头了。大家这才放下心来。

? 天亮,送亲的人都准备好了,叫她出来。大家看见她一双眼又红又肿,有些街坊私下里议论,说这样子恐怕难熬几天,早晚要出事。老万媳妇挤到她的面前,她苦吟吟地盯着老万媳妇,魂不守舍的样子,仿佛对漫空说:“我不死,我死了俺哥就会落一场空!”。老万媳妇竟然没说出一句宽解她的话。

? 眼看着三轮车送她走了。

? 乱乱的一天,闹媳妇的都走了。黑壮的男人进屋来关了门,转身看见新媳妇坐在床头的桌子边,低着头,就说:“乱乱了一天了你也累了吧咱睡吧!”新媳妇不吭声。男人就过来,坐在床沿上,脱自己的衣服。边脱边说:“睡吧睡吧。”自己脱的只一件小裤衩了,看新媳妇还是吭也不吭动也不动,就过来拉她,不想被她一甩甩开了,男人大吃一惊,看着小小的她,想不出她为什么竟有这么大的火气,就下了床过来抱她,新媳妇抱了膀子护了腰晃,还是男人劲大,她就被放到了床上,她还是抱了膀子护了腰象蛇一样地晃,不让男人靠近自己。三晃两晃,把男人晃恼了也把男人的注意力晃到了她的腰上,男人把她压在身下,腾出手来到她的腰里,想把她手掰开,掰着掰着,明白她是再护着自己的腰带,男人就放弃了她的手,就解她的腰带。还是女人的力气小,折腾半天,就被男人解开。男人把解开的腰带扔到一边,也是累的直喘,见她还是护着腰,就伸手到她的腰上一摸,竟然还有腰带,并且也是死扣。男人上了蛮劲,又扑上去,折腾半天,女人已经全然没了力气,男人的动作就省力多了,好不容易又解开一条,却又发现女人的腰上还密密地缠着好几根腰带。女人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但是看她蜷屈在床角无助地抽泣,男人没了兴趣,就另一头睡倒。

? 三天回门,老万媳妇来看她,听她说了这件事,老万媳妇叹口气说:“早晚还不都是一样!”

? 她叹口气,说:“也不一样!”

? 她是在心里等着。等什么她也说不出来。

? 到了开春的时候,她又回娘家,老万媳妇在她身上看出问题,问她,她的脸一红。老万媳妇羞她:“你的那些腰带呢?”

? 她就生气地笑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